当前位置: 主页 > 小喜图库 > 内容

急诊室故事》王茜:山大王没了 压寨夫人还在

时间:2017-08-01 19:02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搜狐娱乐讯 难得有半天空闲时间,王茜被身边工作人员去影棚拍摄了一组美美的宣传照,镜头前的她,长发披肩,身材高挑,皮短裤、高跟鞋、宝蓝色上衣,,大气,有品,全然没有“季洁”式的威严孤冷拒人于千里。和她聊天,相信不消十分钟,你就能大致猜出这个女人的性格轮廓:热情爽快,有一说一,做事绝不拖泥带水。

  眼下,医疗行业剧《急诊室故事》在天津卫视、四川卫视热播,在一剧两星时代、几十部剧同期激烈竞争中闯入全国卫视晚间黄金档收视率八强,身为总制片人、总编剧、女主角的王茜几乎无休无眠,跑宣传、开研讨会、筹划《急诊室故事2》事实上,从《急诊室故事》关机后的这大半年时间里,她几乎是在一种亢奋状态下工作生活——电视剧推广、发行;六个城市的赖声川线米公益真人秀节目没人能参透这个外表强悍、笑声爽朗的女人,内心经历过怎样的和伤痛。只有当灯火阑珊、夜深人静时,独自一人的她会冷不丁打个激灵,她仿佛看到对面的街道上,自己在指手划脚、自言自语。

  “瞬间灵*魂出窍,好像病。”惊醒后的王茜向搭档、电视剧《急诊室故事》中的暖男刘钧提及此事时,大笑姑婆般地说道:“这人可千万别是我啊。”刘钧懂。

  自从电视剧《急诊室故事》导演、“徐家军”的灵魂人物徐庆然离世,“徐家军”中的每一个新老心中都沉甸甸的,对于王茜,这个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就跟随徐导走南闯北的最亲密最长情的伙伴,打击尤甚。她本以为拍了《急诊室故事》就可以参透生命,却原来,亲人的离去才让她真正了悟,就像仓*央嘉*措的那首著名诗词中写的那样:事,除了,哪一件不是闲事?这其实,也是《急诊室故事》想要表现的主题。

  所以,想明白这一点,当她决定筹备电视剧《急诊室故事2》,别人劝她:“徐家军没了,你确定要做吗”时,她平静地回答:“山*大*王没了,压*寨的还在。”因为她,对徐导在天之灵最好的慰藉就是把他想做的做下去,把他没有拍完的拍下去,让更多人看到他的专业、敬业和。

  “《重*案六组》每一部都是一个奇迹。这个奇迹是徐家军——我们这个团队共同创造的。这个团队从组建,到它的成长、成熟,每个人都功不可没。”在2013年出版的自传《我是季洁》中,王茜这样写道。

  是的,“重*案六组”这四个字本身就已经成为金字招牌,在无大投资、大明星、黄金档的境况下,《重*案六组》创造了15年130多集5000多次的收视奇迹,成为中国内地行业剧当之无愧的标杆之作。直到今天,打开电视,观众都会不自觉地产生时空穿越的:一边是新千年的王茜、李成儒、张潮、王挺、刘钧们在《重案六组》里叱咤风云、。一边是十年多后的王茜、刘钧、王挺、张潮们在《急诊室故事》里争分夺秒、和死神赛跑。

  拍品牌剧、拍行业剧、拍剧,是王茜在娱乐至死年代苦苦坚守的梦想。“要拍就拍一部标的戏,我把标杆扔在那,你们来赶超吧。”她说:“行业剧的萌芽是从徐家军开始的。到目前为止,没有人超过我们,剧是这样,我敢说,《急诊室故事》扔出来,仍然没有人能超过我们。我就是要较这个劲儿,要做就做最好的。”

  但谁都明白,做并且做到最好,绝非易事。当年《重案六组》没有名编名导名演和大投资,所幸赶上了刑侦剧的黄金期,从立项、策划、拍摄到审查,顺得出奇。《急诊室故事》则一样不占,从一开始便举步维艰。

  2010年,拍完《重*案六组4》的王茜拿着《急诊室故事》剧本,向老东家提出拍摄医疗剧的构想。让她始料未及的是,此时的影视业已经陷入了一种畸形无序的态势,大量热钱涌入,大批影视公司忙上市,演员身价从几万、几十万元摇身一变为千万、亿元大鄂,人们热衷谈论的话题都是如何资本运作。

  “大家都想挣钱,没有人真正关心你想拍什么,怎么拍。”让王茜啼笑皆非的是,《急诊室故事》被放到电脑评估体系里,得出的结论是另类。“剧本居然需要电脑去评估,这是我头一次听说,我都愣了。电脑评估有什么?家庭伦理剧,青春偶像剧,抗战剧我们算是其他类。也就是说,如果有一百种剧本,我们恨不得是百分之十里的百分之二。”

  王茜茫然过,也走过弯,她甚至想到让大腕加盟。“人家肯定要考虑投入产出比,你又不是热门题材。”在她最初的构想中,《急诊室故事》是照着百集精品去做的,这是徐家军的又一次强势出发,她希望保留《重案六组》中那些有实力有又适合的演员,而不再像《重案六组》那样每次开拍前都为男主角人选问题而捉急。

  令人不爽的是,每次谈到演员问题时,她都被碰得灰头土脸,对方就一句话:“你得找一线大腕,文章孙红雷、张嘉译,你只要找其中任何一个人来,我们都给你投资。”

  无奈,王茜率领团队生生把剧本改了一遍又一遍,不停往戏里添加男主角的戏份。到后来,她意识到,《急诊室故事》跟市场上常规操作的电视剧不一样,不是把腕儿弄来几天,然后抢钱似的拍完就了事。“我这个是系列剧,四个月120天合同,需要演员长期焊在这。”

  更何况,如果把钱全给了演员,势必很多地方捉襟见肘,制作上打折扣。“热钱进来以后,市场变得越来越像做快餐文化,大家迅速攒一个剧本,迅速拉出去拍了。一窝峰打*鬼*子,那看谁呢?就看脸熟的、打得最好的呗,李幼斌打*鬼*子好看,那我们就看李幼斌。然后又都是婆媳戏,那谁家的媳妇厉害?海清啊。实际上这反映的是电视剧题材的狭隘。如果制作剧本含糊的话,肯定要拿演员说事。”单从这一点看,王茜对徐家军团队有足够的自信心:“当你对你的剧本和制作有足够的自信时,你一定不会在演员这个问题上纠结。”

  除了影视大的风云突变,2010年前后,社会对医护行业的看法也进入冰冻期,各种医*疗*纠*纷、伤*医事件出现,医生、患*者恐惧,也让医疗剧迅速掉入冰点。

  “建国以后,大银幕展现医生的戏非常少,著名的就一部《人到中年》,连古装的《李时珍》都算上,十个手指头都能数得出来。医疗剧刚呈现星星之火,刚要燎原,就进入冰冻期,没有人愿意做医疗剧。”

  王茜口中的所谓星星之火,是指2005年前后,郑晓龙导演过的一部《永不放弃》,之后,徐家军拍摄了《无限生机》。当时,《无限生机》拍得顺风顺水,一方面大宽松,另一方面,涉案剧*政*策出台。在徐家军看来,能跟涉案剧紧张刺激程度比拼,又关乎命题的,医疗剧无疑是最佳接力棒。

  而对于王茜个人来说,对、医生、教师三种职业拥有特殊的情怀,拍一百集剧,一百集医疗剧,一百集教师剧,早已深植在了她的职业梦想中。

  “社会体系最基础的构成就是这三种职业,他们都需要奉献,都充满正能量,如果这三种职业不被尊重,不被理解,这个社会的体系肯定是要崩盘的。”

  所以,当《重案六组》因不得不退出黄金档时,王茜跟导演徐庆东、文学统筹徐晴三人不谋而合地选择了医疗行业。

  “投资找得非常顺利,没有任何障碍就把《无限生机》拍完了,当时我们的定位是:一个成功的急诊医生,不在于他经过多少死亡,而在于他面对死亡仍然不被打垮。那种特别温暖坚定向上昂扬的劲儿,非常鼓舞。”

  原本设想《无限生机》继续拍摄,直到完成100集,由于投资方转投做游戏公司,涉及版权问题,医疗剧拍摄只得暂且搁浅。

  2010年,身为主演、编剧、制片人的王茜率领团队终于将品牌行业剧《重案六组》划上了的句号。这一年又恰逢她与老东家海润十年合同期任满。如上原因,老东家并不看好她的《急诊室故事》,双方最终解约。王茜提出的唯一解约条件是把剧本带走。

  我十年的朋友,一边给我介绍投资人,一边找我要回扣,还理直气壮地潜规则你不懂啊? 我都傻了。”

  那段时间,王茜不停地问周围朋友也问自己:“是我真做错了?还是我真不懂?”做制片人的朋友都力挺她:“你做得对,你要是真的按照他说的去做,你就把这个行业的风气带坏了。”

  十年的朋友就此缘尽,王茜并不伤感或者,她很坦然地接受这一切:“它让我看清很多事,看清我自己,也能够放下很多东西。”

  之后,在找投资谈合作的过程中,原则“信任到不信任为止”的王茜也曾为“信任”他人埋过单,“他们拿着我们的项目到处扎钱,建组了却没钱,我自己还搭进好几万元”,开机的时间也从7月推到了9月。

  尽管这个投资公司很年轻,没有太多的经验,但王茜看重他们人好且敬业,他们志同道合,都是努力想拍好戏。最终,经过的沟通终于签约合作,王茜和她的团队住了。很多人不知道,为拍《急诊室故事》,她将自己的剧本费、演员费全部用做投资。 “我第一部戏的总制片人就是这样做下来的,我用我的全部资产这个戏拍完。”

  在此之前,王茜还专门EMBA,学习影视管理和影视投资,全程下来她不得不承认,自己远不是搞经营的料,就是一个演员,一个学编导的,能踏踏实实把制作这点事弄明白就好,那些所谓的资本运作还是交由专业搞投资的人去做吧。

  她时常自嘲“这是一次失败的上学经历。”可是,这个学一点没白上,它让她学会了如何与人谈融资,“我坐到了总制片人的,操盘手是我,而且更重要的是,它让我找到了初心——做一名好演员,拍一部之作。”

  2013年11月8日,《急诊室故事》正式开机,王茜一人身兼总制片人、总编剧、主演于一身,再一次让人见识到了行业剧女王的卓越风姿。

  熟悉《重案六组》的人都记得这句话:铁打的季洁,流水的男主角。从文学统筹、编剧、策划到主演,王茜堪称骨灰级元老。到了《重案六组(第三部)》,制片人空缺,大家纷纷推举王茜:“她原来干的就是制片人的活,所有的事都操心,现在就让她接着干呗。”

  从此,王茜添了个“管家婆”的头衔。在《我是季洁》一书中,她写过这样一段话:“管家的日子一点也不好过。公司给出的制作经费很紧张,就这么多钱,拍得下来就拍,超支了就扣我酬金。”

  “以前做制片人,都是公司投资,找钱不用我操心,发行也不用我操心,我就是一个执行者,说白了,就是执行制片人。现在不行了,每一分钱都得我管。”

  一万元以下的开销,王茜有现场签字的。于是,剧组经常看到这样的场面,化妆间里的王茜,一只眼闭着在化妆,另一只眼眯起一条缝儿给一旁的工作人员签字。又或者,早上醒来推开房门,一群等候签字的人站成了一排。

  “真的是事无具细,演员生病得照顾,演员档期协调、场地安排都得过问,连馒头、豆腐花多少钱都要签字。”

  体育场一场戏,高价场地费难倒了剧组人员。正化着妆的王茜来不及脱掉戏服,忙奔过去跟人家软磨硬泡,最后,对方被她的所打动,一晚上只象征性地收了看场地的辛苦钱。

  CBD世贸天街圣诞节一场戏,剧组打算去场地费相对便宜的场地拍摄,王茜哪肯迁就,她豪迈地撂下一句话:“等着,我给你联系去。”然后迅速跑去“刷脸”,结果是连世贸天街的停车场都被她包下。

  感觉最爽的莫过于剧组工作人员,摄影师有天竖着大拇指对王茜赞道:“茜姐,你在表演上不一定超越季洁,但你在制片界一定会一鸣惊人。你做制片人太牛B了。”

  因为跟剧组打交道多年,摄影师最烦心的就是要什么,制片主任都会反问一句:“咱能不能不这么弄?”他们怕花钱,但到了王茜这里,只要剧情需要,她磕巴不打全部应承下来。

  最后两集,一场车祸救援戏的拍摄就要接近尾声。眼看大功告成,王茜却放慢了节奏,因为她发现这场戏与开始的车祸戏情节相似,于是,二话不说,重写剧本。制片主任一听急了,慌忙找到王茜诉苦:“你知不知道,这样一弄,周期要超,资金要超,演员也都到期了,怎么弄?”

  恰巧,新闻里正播放一则有关雪阻段、众人救援的新闻,受此,王茜决定写一场医护人员的雪地大救援。随后的近一个星期,一百多辆车进驻荒山,一车子猪也跟了进去。好几百号人在现场,人工降雪,航拍,引得摄影师大呼过瘾:“太爽了,干活就得这么干。”

  “做行业剧的魅力还在于它的前期进入。”每次从剧本创作开始,王茜都会跟主创一起活,那过程简直美妙极了。“我能用最短的时间体验一个职业最精华的部分。”各种地方她都体验过:室、所,讯问室、停尸房、手术室各种事情也都经历一二:、蹲守、解剖。就连头盖骨被打开这样的场面,也吓不倒她。

  十年前,拍摄《无限生机》时,王茜第一次走进朝阳医院急诊室便遇上两起抢救手术。一起是和老伴儿来看灯的老太太,被年轻人酒后驾车严重撞伤,不醒人事。老太太被推进来时满脸是血,老伴儿慌张得不知所措。肇事者却在一旁耍酒风,打电线岁的农民工禁不起领导,喝敌敌畏。

  那晚的急救现场,令王茜终生难忘。“夜间抢救室,真的是。当你看到医护人员尽量在挽留生命,那种紧张,那种对生命的,真的让人非常。”

  在夜间急诊室体验了将近三个月,王茜对人生颇多。从那时起,她便告诉自己,有机会一定要将医疗剧拍下去,拍成一百集的品牌剧。

  到了2013年,电视剧《急诊室故事》筹拍,王茜租下999急救中心附近的一家宾馆,她和主创团队一起天天跟随医生身旁,将所见所闻写进戏中。

  另一个病例,90岁老爷子骨折被保姆送进医院,保姆做不了主,等儿媳,儿媳做不了主,等儿子,小儿子做不了主,等大儿子。的一个急诊室主任,大半天时间都在和病人家属不厌其烦地重复解释病情和救治方案。医生无奈道:“没办法,如果态度有一点不好,可能就会会招来一顿。”

  王茜追问:“你是为了不被才这样吗?”医生摇摇头,宽容又坦诚地答:“不是,他们真的就是普通老百姓,没有医学常识,你必须用你的智慧和缓地包容地跟他们楚,让家人的心态放平和。如果不楚,我见过太多老人,最后被家人遗弃。”

  如果说,电视剧《无限生机》还在替医生们宣泄“我们斗志昂扬,我们不会被打垮”,那么,到了10年后的电视剧《急诊室故事》,王茜已经能从容淡定地告诉大家:“面前,一切都是闲事。”王茜写医生,并不是要为医生,在她眼里,没有谁对谁错,她只想起到桥梁作用,让医患之间互相了解。

  “医生看到这句话,应该会有他的职业反思,所有的个人恩怨、个人利益在病人的面前都是扯淡的闲事。如果把病人的放在第一位,就不会想那么多红包、纠纷。反过来,病人如果把这事儿弄明白,如果对这个行业有所了解,那么心态就会平静下来,就不会恐惧,不会出现的举动。”

  在最近一次与作家、心理学家毕淑敏、编剧徐萌、北大医学院医学教授等人的饭局上,大家一见如故,谈论的话题全部有关。让王茜特别感慨的是,毕淑敏一针见血地指出,中国没有医患矛盾,而是体系面临崩盘。

  让王茜特别骄傲的是,当年《无限生机》后,不少学生将医生、作为自己人生的第一职业选择,甚至有不少人弃文从理考上医学院。《重案六组》更引发“新兵集结令”热潮,很多年轻人受《重案六组》的影响,纷纷报考警校。

  如今,本着做公益的心态做电视剧《急诊室故事》,是希望让更多人。王茜心里很清楚,一部电视剧也许不如一首歌、一幅画流芳百世,但她它一定能够影响人的价值观、世界观。“我们的电视剧不能光飞来飞去、你浓我爱,我们要有一些思考,要对社会有所贡献,有所坚守。”

  不管医疗剧拍得成功与否,王茜都会为创作医疗剧的这一群人包括她自己鼓掌。“医疗剧从星星之火到几乎被浇灭到现在开始有燎原之势,非常不容易。到目前为止,中国电影300亿票房没有一部跟穿白大褂有关。但从去年到现在,医疗剧已经渐成气候。我做过医疗剧,知道做这件事的艰辛和不被理解,不管拍得好坏,我都想说,所有拍医疗剧的人都是好样的。”

  谁也没想到,电视剧《急诊室故事》中表现的大命题,在现实中竟地落在了王茜身上,她最先一个体尝到了生命的脆弱,命运的无常。徐家军的灵魂人物——导演徐庆东,在《急诊室故事》获到审查通过令的当天猝然离去。任她再怎样吼骂,都已无力回天。“导演有一次病得不行,还在现场拍。我那时候真的骂娘了,我把主任叫来,我说不管,你绑也要把他绑到医院去。”

  传来那几天,王茜表现得异常镇定,她还来不及悲痛,只是觉得徐导偶尔出外景拍戏去了。直到会当天,徐家军另一位领军人物,文学统筹徐晴抱着她在她耳边低语“王茜,徐家军没了”的时候,王茜的眼泪止不住地流淌下来。“那是我哭得最厉害的时候,到现在,真实的体验是越来越难过,越来越痛。开会的时候,座没有人,吃饭时没人点菜,你突然发现生活中一个特别特别重要的部分一点点在被撕裂。”

  让王茜唯一感到欣慰的是,她见过太多的抢救,徐导离去的方式是最幸福的,她以佛缘看待这一切:“没有任何先兆,没有任何恐惧和痛苦,几秒钟之内走了,而且是跟他最喜欢的小女儿在一起。这得益于徐导太好了,按照佛法来说,太有了。”

  紧接着,王茜开始着手电视剧《急诊室故事2》的剧本创作,文学统筹徐晴心疼地看着她说:“徐导刚去世,你现在弄剧本,会不会太痛了?”

  王茜强作镇定,说:“趁着我这块伤疤还没有被揭开,我还没有意识到他已离开,我开始弄吧。我怕我以后真的没有勇气做这些。”

  接下来的这四个月,王茜像上满了弦,跑发行,录节目,去各大城市参加话剧巡演,她让自己忙碌起来,不留任何空隙。周围人看了心疼,劝道:“茜姐,我们太心疼你了,你可不可以歇一歇。”她总是一笑了之:“忙忙叨叨的,挺好。”

  从1994年合作电影到2000年《重案六组》一炮而红,再到2014年拍摄《急诊室故事》止,20年光阴故事,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以说得清道得明。

  “我们是最佳工作拍挡和最亲密的工作伙伴,我们有共同的兴趣和价值观。他那时给北影厂拍了十部电影,没有一部赔钱的,是一个非常好的商业片导演。到后来,徐家军非常之强悍,我们就像大一样生活,每天一堆人,除了拍戏就是谈剧本。徐导是一个太有凝聚力的人,喜欢结交朋友,非常幽默,对我特别包容。他知道我骨子里是一个非常正的人,我不会做出出格的或者歪心眼的事,虽然有时候脾气急,但他相信我判断的很多事都是正确的。在别人看来,他在宽容我,实际上,这是我们经过多年磨砺下来的一种互相成就的关系。”

  王茜说,对徐导最好的慰藉就是把他想做的做下去,让更多人看到他的专业、敬业和。所以,《急诊室故事》会按徐导的心愿一直拍下去。身为国家一级编剧、一级导演的徐庆东,年轻时创作的电影《啊!摇篮》曾红遍全国。2009年,《啊!摇篮》被徐家军改编成电视剧剧本,一直等待拍摄时机。如今,为告慰徐导在天之灵,王茜已经将它推上日程,“如果条件允许,我想在今年启动这个项目。”

相关推荐